<table id="pivur"><center id="pivur"><source id="pivur"></source></center></table>
  • <track id="pivur"><ruby id="pivur"></ruby></track>

  • <p id="pivur"><del id="pivur"><xmp id="pivur"></xmp></del></p>

      <acronym id="pivur"></acronym>
    1. <table id="pivur"><strike id="pivur"></strike></table>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膠東文學》2023年第9期|劉云芳:拽著牛尾巴的神仙
      來源:《膠東文學》2023年第9期 | 劉云芳  2023年10月07日08:36

      山路太過陡峭,我累得直喘氣。舅太爺說:“你拽著牛尾巴,讓它拉著你走吧?!彼雅N舶途o緊攥住,步子頓時輕快起來。這樣向我示范一遍之后,才將牛尾巴遞給我。

      其實,我早就羨慕他,在漫漫盤山道上,植物的顏色四季變換,唯有他每天傍晚趕著幾頭?;貋?,拽著最后那頭牤牛的尾巴,出現在這風景里,好像周圍樹木的色彩都是為了裝點他和那幾頭牛似的。牛也聽他的號令,他說“喔——”,牛就停下,他說“駕——”,牛就加快步伐。他與牛和諧相處的場面,總讓我覺得他像一位老神仙。

      舅太爺常戴一頂帽子,就連夏天都要穿一身薄棉衣,那黑帽子也總頂在腦袋上,好像人間的熱風根本吹不進他的身體。雖然大家覺得他是個奇怪的老頭兒,但都喜歡他拽著牛尾巴行走在山坡上的樣子,那樣悠然自得,一臉神氣,讓所有的小孩兒都眼饞。

      我試探性地靠近牤牛,生怕它不樂意,把我一腳踹翻在地。但舅太爺說,快來吧,攥著!我幾步上前,抓住牛尾巴,卻嚇得心臟“撲通撲通”狂跳。那牛似乎感覺到了我的懼怕,越發張狂起來,四只粗大的蹄子來回捯得飛快,我不得不加快步伐, 感覺再走得快一些,就會雙腳懸空,飛起來。而路的另一邊就是懸崖,我放也不是,抓著也不是,忍不住尖叫起來。舅太爺見狀,一聲呵叫:“牛!”只這么一個字,它立馬就懂了舅太爺的意思,步子放緩了許多。到了平坦些的地方,我立馬松手。?;仡^看向我的時候, 我感覺它那兩只向上的大犄角,真像兩把專門嚇唬人的匕首。

      舅太爺笑,他拽著牛尾巴,仿佛腳底生風一般,整個人都透著仙氣,而牛也安生不少,不快不慢地走著??傆腥苏f,這牛成精了,能聽懂舅太爺的話。

      倘若舅太爺放?;貋淼臅r間不太晚,他會坐在村里的大石碾子上休息片刻,牛也給面子,在路邊慢慢啃草,啃一會兒,停下, 站著看他,仿佛是在等待。

      放了學的孩子們便會齊刷刷涌過來。他那么喜歡小孩子,怎么能走得動。于是,各種色彩的布頭拼接的書包放置在石碾旁邊。他講起故事來,說在山下的河里遇到一條白蛇,蛇去泉眼處喝水時,他也正在那里喝水, 嚇得他把鐵桶扔掉。又說,從河灘上走過時, 他遇到了另一條蛇,與它對視好半天,最后竟能相安無事。在他描述的口氣里,蛇仿佛要給他什么啟示似的。究竟是什么啟示呢? 他卻始終沒有說??创蠹衣牭貌贿^癮,他又講,在河邊燒水時,一只兔子匆忙跳了進來, 不偏不倚,正好跳進他燒水的鐵桶里。他急忙把兔子拎出來,放到河水里降溫。那兔子身上已經燙掉了一大塊皮毛,可能又疼又害怕,直掙扎。舅太爺只好將它放掉。

      舅太爺的故事似乎只描寫現象,而且多是些片段,沒有什么特別曲折的經歷和離奇的結尾,但我們還是很愛聽。這些故事像種子一樣,在每個孩子的心里生根發芽。一閑下來,我們就會猜測那蛇是什么來歷,那兔子會不會回來報恩……總之,我們的想象如藤蔓一般纏繞著。

      清早,還沒去山里的時候,那頭牤??偙凰┰谝豢镁薮蟮睦洗粯湎?,看見外人來, 它瞪著眼睛,鼻子里噴著粗氣,腦袋晃來晃去,兩只鋒利的牛角嚇得人不由自主倒退兩步。在我們眼里,它比一只看家的狗還要兇猛。但舅太爺一出來,它頓時變得乖巧起來, 甚至還輕嗅他那雙干枯的手。

      我纏著舅太爺,暑假一定要跟他一起去放牛。他欣然答應。

      那時我家有一大一小兩頭牛,是一對母子牛?;旧隙际强磕赣H割草喂養。事實上我感興趣的并不是放牛,而是渴望遇到他說的那些動物,并且像他那樣在野外吃東西、燒水。為此,我前一天就開始準備去山里的吃食,蘋果、饅頭等裝了滿滿一大包。當我出現在村口的時候,他一再要把那沉重的布包接過去,但我為了證明自己是個大孩子,不會給人添麻煩,堅持要獨自背包。等下了山,走到河邊的時候, 后背都濕透了。

      那頭壯碩的牤牛自然而然成了幾頭牛中的領袖,帶領著牛群鉆進了茂密的樹林。舅太爺卻不著急,只在聽到鈴鐺聲跑遠的時候, 沖著林子里吆喝一聲。他坐在一塊大石頭上, 跟我說著話。而我卻四下張望,一遍遍問他什么時候開始生火燒水。其實,我并不口渴, 而是對在野外生火燒水充滿好奇。

      我跟在他身后,走過沙灘,踏過一片鵝卵石,終于找到了可以飲用的泉水。他從一旁撿了一些枯枝,用干枯的茅草點燃,河灘上便升起一縷炊煙。他從布包里掏出一個鐵桶,掛在一截粗些的樹枝上,架在火上燒。舅太爺說,不要浪費了火。說著,便從包里掏出饅頭,又找一截細些的樹枝把饅頭穿上, 放在火上烤。我學著他的樣子,也將饅頭穿起來,靠近火苗。

      我忘了那天烤的饅頭、燒的水究竟是什么味道,只記得當我拿出蘋果的時候,他說,來山里還帶什么水果?說完,他站在高一些的大石頭上吆喝一聲,直到聽見牛脖子上的鈴鐺聲越來越近,確定牛沒有跑遠,才放心地帶我鉆進了樹林。我們穿過隱隱約約的小路,眼前出現了一棵櫻桃樹。鮮紅的櫻桃繁茂得讓人驚嘆。我從沒在山里吃過那么甜的櫻桃。一旁,還有一大片大顆大顆的覆盆子……現在想起來,我都會忍不住吞咽口水。那天,我并沒有看到兔子,也沒有看到蛇,只看到一只很大的鳥呼啦啦從牛經過的地方起飛。舅太爺說,那是野雞。

      我終于知道,放牛的時光并不總那么有趣。大部分時間,放牛的人都需要獨處,一個人與山林無語交流,人與牛在大山里展現一次次的信任與默契。我開始催促著回家, 每過幾分鐘就問一遍,什么時候走?現在幾點了?舅太爺沒有表,他用自己的直覺判斷時間。最終,他還是為了我,提前踏上回村的路。

      后來,我再也沒跟他去山里放過牛。 幾年后,我去外村上學,周末回來時,

      遇到他正好放牛歸來,坐在石碾上跟小孩兒們講故事呢。他說,前些天,他回來晚了, 雖然晚,但他并不害怕,再加上天上還有月亮呢,他拽著牛尾巴不緊不慢地往前走,這時,牤牛的速度快起來,他連連呵斥都不管用。身后,忽然有人喊他的名字,又有一股冷風襲來……之前,我從未在舅太爺嘴里聽到過這種風格的故事,因此,便相信這是真的。再看到他臉上的確有一塊蹭破皮的地方, 就更加深信不疑了。

      一直到八十多歲,舅太爺還堅持去山里放牛。他的牛換過幾批,但總有一頭讓他訓練得可以拽著尾巴上坡。直到他病倒,才不得不把那些牛賣掉。我去他家,還是會習慣性地看看門口那棵椿樹。在樹干的低處,被??泄饬藰淦さ牡胤?,露出光滑細膩的木芯。而牛曾臥過的地方,大約因為肥料的滋養, 變得野草繁茂。

      那年春天,舅太爺已經行動不便,但透過窗戶看到田里有人在忙碌時,他便坐不住了,央求兒子用三輪車拉他到田里去。他說自己雖然不能站立,但爬著也能把所有玉米種上。那時,他多么渴望,能有一根強有力的牛尾巴將他拉起,逃離那土炕,去親近山林與土地。他兒子自然沒有答應他的請求??陕牭剿f的話后,我還是忍不住落了淚。不久之后,他還是去世了。

      現在,村里很少有放牛的人家,原來的石碾也消失不見。站在那里,看向遠處的山坡,我恍若看到一頭牛正拉著一個老人往前走。假如,那一刻,有小孩子圍過來的話, 我想,我會告訴他,我在山坡上看到了一個拽著牛尾巴的神仙。

      【作者簡介:劉云芳,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河北文學院簽約作家。作品主要發表于《北京文學》《天涯》《青年文學》《散文》《散文選刊》等報刊。曾兩次獲得香港青年文學獎,并獲得孫犁散文獎雙年獎、孫犁文學獎、河北文藝貢獻獎。已出版散文集《木頭的信仰》《給樹把脈的人》《陪你變成魚》,童話《奔跑的樹枝馬》《老樹洞婆婆的故事》?!?/span>

      国产精品自产拍高潮在线|偷窥盗摄一区二区|亚洲精品无码午夜福利中文字幕|精品熟女少妇av免费久久
      <table id="pivur"><center id="pivur"><source id="pivur"></source></center></table>
    2. <track id="pivur"><ruby id="pivur"></ruby></track>

    3. <p id="pivur"><del id="pivur"><xmp id="pivur"></xmp></del></p>

        <acronym id="pivur"></acronym>
      1. <table id="pivur"><strike id="pivur"></strike></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