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pivur"><center id="pivur"><source id="pivur"></source></center></table>
  • <track id="pivur"><ruby id="pivur"></ruby></track>

  • <p id="pivur"><del id="pivur"><xmp id="pivur"></xmp></del></p>

      <acronym id="pivur"></acronym>
    1. <table id="pivur"><strike id="pivur"></strike></table>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李駿虎:《老萬的飯局》
      來源:《當代》 | 李駿虎  2023年10月07日09:08

      經常遭受朋友批評,說我不愛參加飯局。主要是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單位有工作,朋友有要求,個人有壓力,特別是不喜歡喝酒,酒量又小,不時被詬病,加之請別人少,也不愿吃別人的,老是覺得吃自己的飯最踏實,所以抱歉啦,在此一并致謝的同時又致歉意。

      其實通過北京的各種飯局,透過表面的熱鬧,能直抵人性的深處。常常是事過多年,酒醒人清,一切的熱鬧與繁華似乎倏爾不見。當年熱熱鬧鬧、觥籌交錯的那些人,有多少成為陌生,個別甚至成為陌路!然而飯局上又有這樣一些人,看似貌不經心,語不驚人,低調不揚,卻有可能在江湖上縱橫捭闔,為朋友兩肋插刀,有可能力微而德重,真誠而神往,最后成為鐵桿。飯局中有“政治”,有故事,有江湖,有操守,有堅持,有良心,有較量,有比拼,有落寞,但最終,皆不過是云起又云落,雨打風吹去。歲月大浪淘沙,吹盡黃沙始見金。愛你、念你的,終將是少數;你愛、你念的,最終也一樣。

      小說原名為《北京飯局》,怕人不看內容上綱上線,后來干脆改為現在這個比較中性的名字。

      謝謝《當代》雜志和編輯的厚愛,讓《老萬的飯局》面世。從當年十多歲看《當代》到自己的文章上《當代》,轉眼三十多年過去了,存記,存謝。

      国产精品自产拍高潮在线|偷窥盗摄一区二区|亚洲精品无码午夜福利中文字幕|精品熟女少妇av免费久久
      <table id="pivur"><center id="pivur"><source id="pivur"></source></center></table>
    2. <track id="pivur"><ruby id="pivur"></ruby></track>

    3. <p id="pivur"><del id="pivur"><xmp id="pivur"></xmp></del></p>

        <acronym id="pivur"></acronym>
      1. <table id="pivur"><strike id="pivur"></strike></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