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pivur"><center id="pivur"><source id="pivur"></source></center></table>
  • <track id="pivur"><ruby id="pivur"></ruby></track>

  • <p id="pivur"><del id="pivur"><xmp id="pivur"></xmp></del></p>

      <acronym id="pivur"></acronym>
    1. <table id="pivur"><strike id="pivur"></strike></table>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創作更多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
      來源:人民日報 | 馮臻  2023年10月07日13:02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是滋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近年來,一批兒童文藝作品努力從傳統文化寶庫中汲取營養智慧,通過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滿足少年兒童成長需求,引導他們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把文化自信的種子播撒在孩子心田。

      ——編 者

      回顧中國當代兒童文學發展史,民間故事、民間傳說、歷史典故、歷史人物等一直是創作的靈感來源。寫出具有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作品,是中國兒童文學界的共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寶庫就是支撐這一共識的底氣所在。

      20世紀五六十年代,面向培育社會主義新人的目標,張天翼《寶葫蘆的秘密》、嚴文井《小溪流的歌》《“下次開船”港》、金近《春姑娘和雪爺爺》《小鯉魚跳龍門》、洪汛濤《神筆馬良》、賀宜《小公雞歷險記》、包蕾《豬八戒新傳》等作品,將中華民族善良、仁義、智慧、勇敢、誠實、守信等優良品質,以及勇于創新、敢于斗爭、積極奮進、努力創造美好生活的精神追求融入兒童文學。傳統倫理智慧、民族精神品格和新中國朝氣蓬勃的時代氣象交相輝映,為當代兒童文學創作開辟了一條民族化道路。

      改革開放以來,兒童文學作家在與國際兒童文學對話、吸納借鑒國際兒童文學創作經驗和美學成果的過程中,更加認識到文化根脈的作用。葛翠琳《山林童話》、高洪波《魚燈》、張之路《千雯之舞》、薛濤“山海經新傳說”系列、孫幼軍“門神”系列以及范錫林“武俠童話”系列等,將豐厚的歷史內涵與創新精神結合,實現了現代意識、民族文化與本土風格融會貫通。

      當前,在出版、市場、科技等多方助力下,兒童文學作家更加踴躍地投向傳統文化資源庫,以多種方式表現中國式童年,為少年兒童建強精神高地。

      以中華文化瑰寶戲曲為例,如何將蘊藏其中的豐厚美學思想和道德規范、價值取向傳達給少年兒童,吸引不少作家深入探索。周銳“梨園少年三部曲”講述幾位少年跟隨京劇表演藝術家勤奮學藝的故事,以小見大地呈現京劇的藝術面貌、文化特質和京劇藝術家的敬業精神、人格魅力。王璐琪結合昆曲藝術創作的《錦裳少年》、伍劍圍繞漢劇創作的《九歲紅》等少兒小說,也都以主人公愛戲、學戲、演戲展開故事,情節曲折、情感動人,讓少兒讀者得到文化的熏陶和成長的啟迪。

      非物質文化遺產尤其是其中的傳統技藝凝聚著中國人的傳統智慧和生活情致,也融匯著工匠精神和品行人格。彭學軍《建座瓷窯送給你》以瓷都的發展變遷為背景,少年主人公在經歷成長淬煉后,逐漸理解了祖輩們何以將瓷窯珍若生命的緣由。王苗《石上生花》中,漢白玉的溫潤質地、石雕作品的千姿百態和石雕匠人的堅守傳承,打動了少年的心,幫助他揮去高考落榜的心頭陰霾,開始石刻工藝的學習。小河丁丁《龍船》展現湘南龍船民俗,楊映川《少年師傅》將木匠活兒講得津津有味,王倩《夢中的影子戲》寫皮影戲制作和表演,這些作品將生活、民俗、手工藝和人生追求融于一體,傳達出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贊美之意、守護之情。

      文物、古跡同樣是激發創作者想象的一座富礦。僅以敦煌石窟為書寫對象的,就有《敦煌靈犬》《千窟同歌》《敦煌小畫師》《敦煌奇幻旅行記》等諸多原創作品。李姍姍《器成千年》以三星堆文明和考古發現為主題,向孩子講述古蜀國的歷史及其神奇非凡的文明。這類作品將考古知識、文物修復、文物保護等內容跟故事情節相糅合,為孩子展現文史魅力。

      從民族地區或有鮮明文化特色的地區提煉故事素材,也是兒童文學開掘文化資源的途徑之一。唐明《德吉的種子》以青海當地的文化傳統為底色,講述格爾木生態移民村孩子的生活,自然、率真、淳樸的氣息滌蕩讀者心靈。索南才讓《哈桑的島嶼》中,草原風光和牧民生活如畫卷般在小讀者面前展開。王勇英《奔跑的叉叉房》《少年陀螺王》等作品立足民風民俗,講述孩子們在新時代積極樂觀生活成長的故事。多姿多彩的傳統樣貌和風情習俗,構成這類作品獨特的風景,向孩子呈現中華文化的博大與豐富,幫助孩子們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如果沒有尊重少年兒童的天性和審美趣味,沒有精巧的藝術構思和富有感染力的藝術形象,即便作品題材再好,也難以打動讀者。為了讓優秀傳統文化能夠被少兒讀者喜愛,收到良好傳播效果,兒童文學作家在藝術創新上進行積極探索。

      將優秀傳統文化題材與幻想文學結合起來。少年兒童具有好奇心強、求知欲旺盛、想象力豐富等特點,幻想文學能讓孩子在神奇有趣的想象中,體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與豐富厚重。鄒凡凡《奇域筆記》系列就以探險故事的創作手法,讓小讀者跟隨書中人物追蹤國寶下落,感受中華器物之美、文明之盛。常怡《故宮里的大怪獸》也采用寫實與幻想并行的創作方式,完成一次次故宮文物探秘之旅。

      將傳統文化以可感可親的方式貫注在作品中。藝術創作畫其形易,傳其神難。在兒童文學創作過程中,將傳統文化作為符號、素材和內容做出描述不難,難的是將其內蘊的文化精神解析出來,浸潤到故事情節里、滲透在人物形象里、交融在思想主題里。顧抒《白魚記》嘗試將《詩經》《莊子》《禮記》等典籍精髓融入敘事,向孩子講明為人為學之道。李秋沅《天青》則借助一片汝窯碎瓷,貫穿起宗澤、岳飛、文天祥等諸多歷史人物,書寫浩然正氣。

      向孩子講述傳統文化,兒童文學要發揮審美優勢,將教育意義、認識作用和兒童心性緊密地結合起來,以豐富的形式、生動的氣韻讓孩子親近傳統。與此同時,也要借鑒其他敘事文類優長,實現形式創新和技藝突破。用中華文化的豐厚養分滋養心靈,以優秀作品培根鑄魂、引領成長,兒童文學創作大有可為。

      (作者馮臻為《兒童文學》雜志主編)

      国产精品自产拍高潮在线|偷窥盗摄一区二区|亚洲精品无码午夜福利中文字幕|精品熟女少妇av免费久久
      <table id="pivur"><center id="pivur"><source id="pivur"></source></center></table>
    2. <track id="pivur"><ruby id="pivur"></ruby></track>

    3. <p id="pivur"><del id="pivur"><xmp id="pivur"></xmp></del></p>

        <acronym id="pivur"></acronym>
      1. <table id="pivur"><strike id="pivur"></strike></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