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pivur"><center id="pivur"><source id="pivur"></source></center></table>
  • <track id="pivur"><ruby id="pivur"></ruby></track>

  • <p id="pivur"><del id="pivur"><xmp id="pivur"></xmp></del></p>

      <acronym id="pivur"></acronym>
    1. <table id="pivur"><strike id="pivur"></strike></table>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古代小說作者探考亂象例說
      來源:《中國圖書評論》 | 齊學東  2023年10月07日08:49

      小說在古代是不登大雅之堂的閑書,有的小說作者沒有署名,有的用了化名,有的雖然知道作者名字,但其生平經歷也難以稽考。但是研究作品,了解作者是題中之義,所以古代小說特別是幾部名著作者成為研究的熱點。尤其是《金瓶梅》和《紅樓夢》,提出的作者都有六七十人之多。其中出現了不少違背科學精神和學術規范的所謂研究,成為一個引人注目的怪現狀。

      一、研究作品的作者要科學、嚴謹

      研究作品的作者要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嚴謹的學術態度,主要從文獻記載、文本細讀、文意探求三方面著手,竭力收集資料,包括題署、序跋、著錄、筆記等相關文獻,考察作品時代背景,認真分析作品文本,了解作者的思想感情等。在古代小說七部名著中,《聊齋志異》和《儒林外史》的作者蒲松齡和吳敬梓基本沒有懷疑和爭論;《三國演義》的作者羅貫中也沒有異議,但其生平經歷所知甚少,還有一些爭議,如羅貫中是山西太原人還是山東東平人等;《水滸傳》作者也不外施(耐庵)羅(貫中)二公,但有關他們的個人資料也所知無幾;《金瓶梅》《紅樓夢》作者的爭論成為最熱門的話題。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魯迅、胡適、鄭振鐸、孫楷第、王古魯等老一輩的學者開辟道路,20世紀50年代以來特別是近三四十年,海內外許多學者努力探求,把名著作者的研究大大推進了一步。但是,也出現了一些值得注意的違反科學研究精神和學術研究規范的現象,主要是把考證變為對材料猜想式的解讀,索隱成為捕風捉影式的推斷。

      我們以《金瓶梅》和《紅樓夢》為例,舉幾個有趣的說法?!督鹌棵吩~話》作者為“蘭陵笑笑生”。古稱“蘭陵”的地方是現在的山東棗莊嶧城區或江蘇常州武進區。也有說作者是“嘉靖間大名士”(沈德符《萬歷野獲編》)。于是把有點名氣的蘭陵人和嘉靖間大名士做了種種猜測和推考,有王世貞、李開先、賈三近、屠隆、湯顯祖、王稚登等多種說法。蘭陵是地名,考察蘭陵名人,也令人生厭,于是對蘭陵做了新解。認為這個“蘭陵”不是作為地名,而是指“蘭陵美酒”,李白有“蘭陵美酒郁金香”的詩句?!疤m陵笑笑生”就是以酒為樂、有酒常樂的人。也有人認為,“蘭陵”是指“蘭陵王”。根據《北齊書》《舊唐書》等記載,有一種歌舞戲出于北齊。北齊蘭陵王長恭,不但英俊而且武藝高強,常常戴著“代面”(假面具)出戰,勇冠三軍,老百姓贊揚他,編了歌舞戲,表演他英勇殺敵的故事,稱為《蘭陵王入陣曲》。據此,有人推論:《金瓶梅》誠然是一部奇書,充分顯示了作者橫溢的才情,但畢竟有著眾多的穢筆。作者既欲將此書傳諸后世,又恐世人譏其“淫”,于是,戴著假面具,“指靡擊刺”的“蘭陵王”就成了一個非常理想的軀殼。作者躲進“蘭陵王”的“代面”之后,笑對人生,濃筆酣墨,極盡暴露之能事——作者署名“蘭陵笑笑生”,也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了。而且作者此一署名,可能還有笑看當世或后世諸生何時才能揭開這一“代面”之意。[1]

      《紅樓夢》無論是考證派或是索隱派,趣事也不絕如縷。

      《紅樓夢》是寫曹寅家事,這是考證派的共識。但曹寅的子侄情況相關資料太少,除曹颙為曹寅親生這一點無異議外,對于其他如誰是曹寅胞弟、誰是堂弟,曹寅的生子情況及過繼情況,曹寅侄輩的情況,曹雪芹的生父問題及連帶的雪芹是否為曹寅嫡孫等問題,各家都有不同說法。于是在提出作者新說時,研究者們都盡力使新作者和曹寅扯上關系,但苦于缺乏文獻,故普遍使用“過繼”法:把曹頫、曹順、曹淵(顏)、曹竹村等人“過繼”給曹寅。

      民國初年,索隱派中有兩部著作影響最大:其一為王夢阮與沈瓶庵合著的《紅樓夢索隱》,經過詳細索隱,王、沈認為《紅樓夢》寫的就是清世祖(順治皇帝)與董鄂妃的故事,而董鄂妃就是明末清初的秦淮名妓董小宛。這類稱為逸事索隱派,主要是在名流顯宦的風流逸事中尋找《紅樓夢》小說的線索。如說《紅樓夢》是寫康熙朝故相明珠家事,寶玉即明珠之子納蘭性德;說小說是寫和珅家事的;還有說是寫金陵張侯家事的;等等。這些都是圍繞著清廷的貴族豪家來展開索隱的。其二為蔡元培的《石頭記索隱》。這派聯系政治斗爭來索隱,或認為《紅樓夢》是悼明反清、明清爭奪天下,或是往后推,說是反映康熙末年諸皇子爭奪儲位的斗爭。

      從1921年開始,胡適陸續發表了《紅樓夢考證》(1921)等一系列有關考證《紅樓夢》的文章,俞平伯則出版了論文集《紅樓夢辨》(1923)。這一系列文章、著作奠定了考證派紅學的基礎。他們的研究立即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獲得了人們廣泛的認同,索隱派受到沉重的打擊;20世紀二三十年代還有壽鵬飛的《紅樓夢本事辨證》、景梅九的《紅樓夢真諦》等著作,但已不成氣候。新中國成立后,在批判胡適唯心論的同時,索隱派也被認為是胡說八道,更是唯心論無疑,因此在大陸銷聲匿跡。但是,在海外復活了,如潘重規的《紅樓夢新解》(新加坡青年書局,1959年)等。20世紀80年代以來,國內也出現了索隱派文章,劉心武揭秘《紅樓夢》是以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嚴酷的權力斗爭為背景,把對秦可卿的索隱作為突破口,把皇帝及其擁護者稱為日派,把廢太子胤礽、他的兒子弘皙及其追隨者稱為月派,日派和月派為奪取皇位展開殊死搏斗。因為他在中央電視臺《百家講壇》講,影響最大。

      近年索隱派還是按照蔡元培所舉出的“一、品性相類者;二、逸事有征者;三、姓名相關者”的方法,竭力索隱《紅樓夢》與明清之際政治斗爭的關系。提出洪昇、吳偉業、李漁、冒襄等。舉個例子吧,如顧景星說。這是王巧林于2012年提出的:“曹雪芹一名,并非真有其人,不過是作者的一個化名而已。書中的吳玉峰一名亦然。根據本人歷經數年的研究,該書作者不是主流紅學家所說的滿族旗人曹雪芹,而是康熙間名士曹寅的舅父、祖籍江南昆山的湖北蘄春人顧景星!實質上,‘曹’和‘吳’的真實含義都不是姓,‘雪芹’和‘玉峰’也不是作者的真實名號,而是同為作者賦予特別含義的兩個化名?!安苎┣邸比蛛[含的是作者家鄉蘄州兩次遭到張獻忠血洗的屠城,也即雪芹隱喻血蘄。因為古代芹即蘄,蘄即芹,在古漢語中兩字互通。當然,還有別的含義。吳玉峰則是隱含作者的祖籍吳地的昆山(玉峰)。就是說,這兩個名字隱含作者的兩個家鄉,即蘄春和昆山。而且,書中的顧虎頭,更是顧景星的一個別號,只不過是作者借東晉著名畫家顧愷之的小字委婉地說出罷了,令人燕石莫辨。皓首窮經,鍥而不舍?!盵2]

      二、《西游記》作者問題

      下面我們看看《西游記》作者研究的情況,雖然沒有《金瓶梅》《紅樓夢》熱鬧,但也曠日持久,爭論不休。

      《西游記》作者有吳承恩說、丘處機說、陳元之說等。經魯迅、胡適、蘇興等研究,吳承恩說占主流地位。主要理由是:從文獻記載看,《天啟淮安府志》卷一十九《藝文志·淮賢文目》載:“吳承恩,《射陽集》四冊□卷,《春秋列傳序》,《西游記》?!睆淖髡咝愿窈妥髌凤L格看,他“性敏而多慧——復善諧劇”,寫過志怪小說《禹鼎志》,而且他的詩歌如《瑞龍歌》《二郎搜山圖歌》等與《西游記》的風貌相接近。但也受到章培恒和日本小川環樹、太田辰夫等海內外學者的質疑。與此同時,提出了“華陽洞天主人”,是被明仁宗賜號為“長春真人”的高遠等。在這些提出的新人選中,有較大影響和有說服力的或許是黃永年提出的魯藩或藩府賓客說。他在《論〈西游記〉的成書經過和版本源流》一文以及《黃周星定本西游證道書——〈西游記〉·前言》(中華書局,1993年)中,根據世本陳元之《序》中關于《西游記》作者與明代藩王府有關的線索,結合明人周弘祖目錄著作《古今書刻》山東魯府刻有《西游記》的記載,首次推測《西游記》出于山東魯府,作者當為魯藩王或魯藩府賓客。他認為《西游記》百回原本的初刻本是山東魯王府刊刻的藩府本,刊刻的年代在嘉靖十一年刊刻陳序本之前,可以姑且定它為嘉靖初年。聯系世本陳元之《序》中所說《西游記》或出藩王府的話,他推斷作者當與山東魯王府有關。對這一觀點做進一步闡釋的是黃霖,他經過多方考證,斷定這個“魯王”便是“嘉靖二十八年才去世的魯端王朱觀,而不是他的兒子恭王朱頤坦”。后來黃霖又在新疆烏魯木齊《西游記》研討會上重申這一觀點:“根據有《西游記》最早書志《古今書刻》的著錄、最早提及作者問題的實際情況,《西游記》可能是出于某魯王或其幕僚?!盵3]

      三、《西游記》一部新評注本

      我現在要給大家介紹一部新作。上海辭書出版社2022年9月出版了一部署“原著(明)華陽洞天主人,原評(明)李卓吾,孤往山人評注《西游記》”。也就是說,這是以李卓吾評本為底本,孤往山人做了評注的當代人的《西游記》評注本。

      在這部書里,孤往山人(以下簡稱評者)寫了前言,闡述他對《西游記》的深入解讀和主要觀點。在全書正文之后,寫了一篇跋,即《西游記作者考證》,提出石破天驚的新見:《西游記》作者是李卓吾。他對全書做了詳細的批注,闡述他對作品的理解和看法。

      這是一部值得重視的《西游記》評點本。

      評者說:“通過對本書的解讀,我們將會發現,它實際是一部探討人類心性的哲學巨著,一次中國哲學思想的薈萃,一部修心的大作,一部能解脫人類痛苦的心理學經典,是用人魔映射進行心理分析的鼻祖?!盵4]5

      這是他對《西游記》的總體看法。

      對作品里精彩紛呈的神魔故事,他認為:“所謂的神通,如孫悟空的七十二變和筋斗云,也不過是借神話體現心性的多變和心念的迅速;形形色色的妖魔,無非種種不善之心的抽離和在靈性層面的映射。從這個意義上說,世上根本沒有超出人能力范圍的神仙。然而,心性又是宇宙間最偉大的奇跡,大能包含宇宙,小能入于毫厘,千變萬化,善能成佛,惡能成魔。從這個意義上講,人人又都充滿神通。這是《西游記》想要傳達的最重要的思想?!盵4]4

      他在闡述《西游記》的主題和主要思想的同時,指出它的現實意義:“隨著技術和科學進步,人類的物質生活質量和壽命都有顯著提高,但貪欲導致的各種心理痛苦沒有得到有效改善,有必要回歸本心,從哲學的角度對人性進行審視。這是重新注解本書的現實意義?!盵4]4

      評者對《西游記》的解讀,令人耳目一新,雖然我們不一定都同意他的觀點,但值得我們認真閱讀,從中得到啟發,使《西游記》的研究更深入一步。

      四、評《西游記》作者李卓吾說

      我們重點要討論的是作者李卓吾說??甲C小說作者主要是從文獻記載、文本細讀、文意探求三方面著手。

      1.從作品的思想傾向看

      作者提出李卓吾說,不是完全沒有道理。過去也有類似的看法。認為李贄學說抨擊偽儒學,揚佛崇道,所以被明清兩代《西游記》研究所吸納。雖然沒有公開樹起李贄的旗號,但明顯認為李贄的學說對《西游記》有重要影響。

      評者說:真實作者需要具備的條件:第一,作者明確主張儒、釋、道同修。第二,作者是一位佛學大師。第三,作者是一個不被所有“正統”接受的另類。第四,作者是一個極富入世情懷的人。第五,作者是一個小說家兼戲曲家。李贄的生平和思想滿足《西游記》作者的所有條件。

      “童心說”是李贄把儒、釋、道之精華思想融合起來的一個具體應用,也是李贄最精彩、最獨特、對后世影響最大的理論貢獻。對童心或心性的比喻貫穿全書。實際上,整部《西游記》中的人與魔的對抗,都是真人、真心與假人、假心之間的對抗,與“童心說”所表達的觀念完全一致?!段饔斡洝肥恰巴恼f”最精準的詮釋,故有很大可能性作者也是李贄。[4]840

      從哲理層面看,《西游記》確實與李贄的思想有某些共同之處。但是《西游記》是一部現實和哲理小說,除哲理外,還有一個現實的層面。從這個層面來看,有的看法如婦女觀與李贄是背道而馳的。

      首先,在中國古代思想家中,李贄較早把婦女問題作為社會問題嚴肅、正面地提出來。他在《夫婦篇總論》中說道:“夫婦,人之始也。有夫婦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兄弟,有兄弟然后有上下?!盵5]這就在理論上把男女放在同樣重要的地位。其次,針對明代理學家提出的“婦女見短,不堪學道”的觀點,在《答以女人學道為見短書》文中,李贄認可人有男女之分、見識也有長短之分的說法,但這是社會環境造成的,并非性別的原因。他說:“故謂人有男女則可,謂見有男女豈可乎?謂男子之見盡長,女人之見盡短,又豈可乎?”他還列舉出連道學家們也公認的歷史上見識“長”的女子來增強其論證說服力。他說:“自今觀之,邑姜以一婦人而足九人之數,不妨其與周、召、太公之流并列為十亂;文母以一圣女而正《二南》之《風》,不嫌其與散宜生、太顛之輩并稱為四友?!盵6]李贄認為,邑姜和文母都是三代時期的杰出女性,邑姜以一個婦女和其他九人一起,湊滿了十人的數目,不妨礙她和周公、召公、太公之流并列為周武王的十個“治國賢臣”。文母是個圣女,而使《詩經》里《周南》《召南》歸于雅正,不妨礙她和散宜生、太顛等人并稱為“四友”。他還在《初潭集》卷二《才識》里列舉評點了25位才智過人的女子,稱“此二十五位夫人,才智為人,識見絕甚,中間信有可為干城腹心之托者,其政事何如也”。再次,他身體力行,招收門生時不限男女,還特地招了幾個女弟子,平等相待,雖然為此受到道學家的攻擊、謾罵,但他始終我行我素,毫不動搖。至于他對卓文君、司馬相如婚姻的肯定,對寡婦再嫁的同情,認為國家興亡的關鍵在于君主自身賢與不賢,而不能歸罪于女色,即使夏朝沒有妹喜,吳國沒有西施,以夏桀和吳王的殘暴和昏庸,也逃脫不了滅亡的命運等,在當時都是驚世駭俗的見解。

      如果《西游記》的作者是李卓吾,那么他的女性觀在作品里應該有所表現,但是恰恰相反,《西游記》的婦女觀是非常落后的。

      首先,是男尊女卑觀念。第三十五回寫到孫悟空變了個假葫蘆和銀角大王比試:“大圣道:‘……我的一個是雄的,你那個卻是雌的?!枪值溃骸f雌雄,但只裝得人的,就是好寶貝?!笫サ溃骸阋舱f得是,我就讓你先裝?!枪稚跸?,急縱身跳將起去,到空中執著葫蘆,叫一聲‘行者孫’。大圣聽得,卻就不歇氣連應了八九聲,只是不能裝去。那魔墜將下來,跌腳捶胸道:‘天哪!只說世情不改變哩!這樣個寶貝也怕老公,雌見了雄,就不敢裝了!’”別說男人和女人,連葫蘆都是雌的怕雄的。早期的女媧補天故事,與共工觸山并無交集,到了東漢王充《論衡·談天》篇,說共工與顓頊爭為天子不勝,怒而觸不周之山,使天柱折,地維絕。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后來唐朝的司馬貞《史記索隱》補《三皇本紀》:水神共工氏和火神祝融氏交戰,結果把天弄塌了,最后還是女性去修補??赡堋段饔斡洝纷髡咭詾檠a天這樣的大事女性無力承擔,于是寫成:“……混沌初分,天開地辟,有一位太上老祖,解化女媧之名,煉石補天,普救閻浮世界?!保ā段饔斡洝返谌寤兀┌蜒a天的功勞記在男性頭上。他藐視女性的態度在對待觀音菩薩時也不客氣。第三十五回中,孫悟空經過苦斗,收服了金角大王、銀角大王,太上老君趕來,說受觀音之托,讓為他看爐子的金角、銀角二童子化作兩位妖魔來考驗唐僧師徒。孫悟空大為惱怒,罵道:“這菩薩也老大憊懶!……如今反使精邪掯害,語言不的,該他一世無夫!……”

      其次,李卓吾對女性的所謂貞節等比較寬容,而《西游記》則嚴苛得多。第七十回,被妖精擄去的娘娘,作者也要讓神仙管閑事給她一件帶刺的衣服,防止她失節。孫悟空見到小妖,并不關心擄去的娘娘的性命如何,而是問娘娘失沒失節。第七十一回,娘娘回宮與國王相見時,必先讓國王也親自試一下毒刺的厲害,意思就是要讓他堅信不疑,娘娘是清白的。然后讓神仙下凡當文武百官之面說明緣由,取走衣服。這樣娘娘的貞節才完好無損,不可置疑。

      2022年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了夏薇研究員的《明清小說中的性別問題初論》,這是過去很少專門研究的課題,朋友們如果有興趣可以讀一讀,也會對《西游記》的婦女觀有更深入的了解。

      2.從版本等文獻資料角度來考察現存明代出版的《西游記》有三個系統。

      一是繁本系統,包括兩種版本,其一是《新刻出像官板大字西游記》,金陵世德堂刊刻,題“華陽洞天主人?!保ㄊ赖绿帽荆?,卷首有“秣陵陳元之序”;其二是《李卓吾先生批評西游記》(李評本),有“幔亭過客”的“題辭”。二是簡本系統,也包括兩種版本。其一是有“朱鼎臣編輯”題款的《唐三藏西游釋厄傳》,簡稱“朱本”。其二是有“楊致和編”的《西游記傳》,簡稱“楊本”。三是刪本系統。其一是《鼎鐫京板全像西游記》,閩書林楊閩齋刊本。其二是《唐僧西游記》。其三是《新刻增補批評全像西游記》,“閩齋堂楊居謙校梓”。這三本皆題“華陽洞天主人?!?,卷首都有秣陵陳元之的序文。

      這些版本都沒有提到《西游記》作者是李卓吾。

      在相關文獻如李卓吾自己的著作里,他只評論過《水滸傳》《西廂記》《拜月亭》等,卻沒有只字提到著或評《西游記》;在同時代人的著作里,在地方志之類的記載里,也沒有李卓吾著《西游記》的只言片語。

      那么評者是如何論證《西游記》作者是李卓吾的呢?一方面,他聯系文本來探討,認為《西游記》是李卓吾思想如“童心說”最好的詮釋。這個看法有一定道理,前面我們已涉及,不再重復了。另一方面,由于他認定作者是李贄,就用索隱的辦法,捕風捉影,大膽猜想。

      世德堂本《西游記》題為“華陽洞天主人?!?,評者認為是作者李贄的化名。他說:鑒于《西游記》中多處將心之洞府稱為“洞天”(如斜月三星洞、黑熊精洞府、五莊觀、陷空山等都用到了這個詞),且多處用“主人”一詞形容本心或真心(如兩界山、金山、獅駝國),筆者認為“華陽洞天主人”并不是一個隨意虛構的人物,而是作者自謂。由于原著借用了宋、元、明以來的大量民間故事和戲文,如太宗地府還魂、唐僧出身、劉全進孤、各種妖魔的名稱等,均不是作者原創,所以作者自稱“?!闭?,除謙虛和突出傳承外,也可以營造古本已載的印象,避免影射當世的猜測,或避免當世之人猜出作者。但由于作者已賦予人物全新的寓意,對整體結構進行了全新設計,行文也均為自創,筆者認為,在世德堂本基礎上稱其為“校著”者并無不妥,甚至稱其為“著者”更為妥當。[4]848

      評者用奇妙的猜想,尋找李贄生平經歷創作《西游記》的蛛絲馬跡。

      在李贄現存的書信和詩文中發現了一些有價值的線索。1582年,李贄在歸隱湖北后不久的一封信中(《續焚書》卷一《復焦漪園》)表明,他正構思《卓吾居士傳》。原因是“平生無知我者”,備感寂寞,故寫自傳以自我慰藉,但這個題目往后不再提起,也不見這篇傳記。同一封信中夸贊另一部作品“借他人題目,發自己心事”,表明他借唐僧取經寫自己悟道經歷的想法已具雛形。在1585年的一首詩中(《續焚書》卷五《哭承庵》),他自比惠能(“我似盧行者,帶發僧腰石”),可以解釋悟空學道過程中大量借用惠能的學道經歷。1588年悼念亡妻的詩中(《續焚書》卷五《憶黃宜人二首》),他講道:“我有一篇書,頗言成佛事。時時讀一篇,成佛只如此?!逼淦撄S氏文化水平不高,自然不太可能讀他的文言作品,故很可能是指白話的《西游記》。1590年在《焚書》序言中,他講道:“《焚書》之后又有別錄,名為《老苦》,雖則《焚書》,而另為卷目?!边@個書名此后他本人和朋友都不再提到,后世也無人見到,很有可能是《西游記》的代稱(“老苦”一詞在佛學里可以理解為“成長的煩惱”)。[4]848

      評者這樣的聯想實在太大膽了,完全是在猜謎,而不是在做認真的考證。

      評者為了證明《西游記》作者是李卓吾,還牽強附會地把小說中某些描寫作為李贄反對權威的論據?!氨惹饑茁棺兊难?,影射白鹿洞書院講學的朱熹(妖道的‘清華洞府’取自朱熹詩句‘待迎涼月看清華’),以諷刺理學‘吃人’;玉華州的眾獅師祖九靈元圣,住處為九曲盤桓洞,即曲阜,影射孔子,以諷刺助長私欲的道學家,都是這種佛魔共存思想的體現?!盵4]849把小說中的描寫說成作者在影射朱熹、孔子,實在難以令人信服。

      評者從《西游記》版本入手,對作者進行考證,卻是自相矛盾,是站不住腳的。

      評者對《李卓吾先生批評西游記》(以下簡稱李評本)提出自己的看法。他很正確地提出:需要考慮兩個問題,一個是李卓吾評本是否為偽作,另一個是評者是否為原著作者。[4]840

      李贄于萬歷三十年(1602)閏二月被捕入獄,隔月自殺身亡,已刊未刊的著作被通令燒毀。

      冠以李卓吾名字的書籍,萬歷二十年后盛行于世,并留存至今,但萬歷三十年的書被禁到萬歷三十五年,沒有留下任何一部,而萬歷三十五年以后到天啟三年間,又幾乎每年都有刊本留存下來?,F存李評本有十五種,可分為甲、乙、丙三個系統,李評本成書于萬歷三十五年(1607)至萬歷四十一年(1613)。[7]

      這時不但有《西游記》李評本,而且《三國演義》《水滸傳》的評點本也紛紛刊出?,F在學術界雖然還有爭論,但大多認為是葉晝的偽作。晚明錢希言(1562—1638)《戲瑕·贗籍》:“比來盛行溫陵李贄書,則有梁溪人葉陽開名晝者,刻畫模仿,次第勒成,托于溫陵之名以行,往袁小選中郎,嘗為余稱,李氏《藏書》《焚書》《初潭集》,批點北《西廂》四部,即中郎所見者,亦止此而已。數年前,溫陵事敗,當路命毀其籍,吳中鋟《藏書》板并廢,近年始復大行。于是有宏父批點《水滸傳》《三國志》《西游記》《紅拂》《明珠》《玉合》數種傳奇及《皇明英烈傳》,并出葉筆,何關乎李?”[8]

      這里錢希言所說“近年始復大行”的“近年”也就是萬歷三十五年以后。稍晚的盛于斯(1598—1641)《休庵影語·西游記誤》:“又若《四書眼》、《四書評》、批點《西游》、《水滸》等書,皆稱李卓吾,其實乃葉文通筆也?!薄坝嘧詈藿袷例}齪豎儒,不揣己陋,欲附作者之林,將自家土苴糞壤,輒托一二名公以行世。而讀者又矮人觀場,見某老先生名諱,不問好歹,即捧諷之。若此等人,尚可與之上下千古品騭是非乎?因《西游》誤,并及之?!盵9]

      評者對這些明末的記載沒有任何回應,沒有辨析和反駁,而是做了這樣的論述。

      評者認為李卓吾評本,批評者和《西游記》作者是同一人,一方面對作品做了非常正確的評論,精當地把握全書主旨,但又故意顯示自己的淺薄,以掩飾作者身份。一回總評對作品進行了正確的定位,正確點出了四個重點:《西游記》并非“戲論”;評本將把關鍵之處“一一拈出”;“第一回有無限妙處”;整部書主旨是“解脫苦厄”。這四條非常精當地把握了原著思想。但令人錯愕的是,行文中的評論反其道而行。第一大怪事是,評者不介意顯示自己的“膚淺”。第二大怪事是,卓吾評本異于其他評本的一個最大特點就是無一處“曲解”,但極度缺乏“深解”。第三大怪事是,批評都很敷衍,不痛不癢,甚至有為作者開脫之嫌。筆者認為,如果卓吾評本是偽作,則尖銳的批評意見很容易模仿,不會如此扭捏;如果卓吾評本是李贄所作但李贄不是原著作者,以李贄的水平,批評意見也應當足夠尖銳,沒必要手下留情。在第一回“大哉乾元”處,卓吾評“從‘大’道理說起,是會白嚼舌者”。有的版本將此句刪去,因其有侮辱作者之嫌。對比李卓吾對其他作品的批評,批評意見都很中肯且有風度,所以此句更像作者自嘲。第四大怪事是,罵人罵得出乎意料,但又都是對的。至此,筆者認為,只有評本作者和原著作者都是李贄本人,才能完美解釋以上四大疑點。如此安排,主要目的首先是掩飾作者身份。因為李贄對當時流行的《水滸傳》《三國演義》《西廂記》都有評論,如不評《西游記》,則容易被懷疑,卓吾評本的出現則撇清了李贄是原著作者的嫌疑,避免原著因為作者遭封殺而被封禁;還有一個原因是不想違背自己布道的初衷,故而一邊在掩飾,又一邊在提示,用隱蔽的語言點出要點;最重要的是,卓吾評本還有保存善本的功能,這也是卓吾評本比最早出版的世德本更完整、錯誤更少的原因。[4]842

      評者這段論述就是說,《西游記》是李卓吾著,李卓吾評點本也是真的?!白课嵩u本的出現則撇清了李贄是原著作者的嫌疑,避免原著因為作者遭封殺而被封禁”。

      這里就出現了一個奇怪的邏輯問題,李卓吾怕《西游記》署自己名字會被禁,那么評點本署自己的名字不是也會被禁嗎?《李卓吾批評西游記》被禁,不是就等于《西游記》被禁嗎?而且是“還有保存善本的功能”,“比最早出版的世德本更完整、錯誤更少的”版本。

      李贄是偉大的思想家,他大膽地反對封建壓迫,具有挑戰封建傳統的戰斗精神,對封建統治階級的統治起了沖擊作用。所以,他一生受壓迫,他的著作時時受到被禁毀的危險。他在《焚書·自序》里說:“一曰《焚書》,則答知己書問,所言頗切近世學者膏肓,既中其痼疾,則必欲殺我矣,故欲焚之,言當焚而棄之,不可留世也?!盵10]但他毫無畏懼,真是“惑亂乾坤膽氣粗”“倒翻千古是非窠”[11],不斷發表“不以孔子是非為是非”之類的驚世駭俗的言論。在明代“四大奇書”中,《水滸傳》“誨盜”,《金瓶梅》“誨淫”,屢被禁止,而《西游記》在明清兩代從未被禁過。就在世德堂本《西游記》問世的萬歷二十年(1592),李贄寫下了《忠義水滸傳序》。請問他既然敢為被統治者視為眼中釘的《水滸傳》寫序,為什么不敢在對統治秩序無甚大礙,不可能成為禁書,而又是自己著的《西游記》上署名呢?這在邏輯上也是講不通的。

      總之,《西游記》李卓吾作者說,沒有文獻依據,全憑猜想又自相矛盾,是難令人信服的。

      古代小說名著作者問題成為“熱點”,這種情況有其歷史的必然性,今后還必須繼續探討。我們應該有“實事求是之意,無嘩眾取寵之心”,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只求有所進展,并不想“一步登天”“一鳴驚人”,用花樣翻新的怪論來吸引眼球。采取嚴肅認真的態度和科學求實的精神,把古代小說作者考察一步一個腳印地開展下去,取得更大成績。

      注釋:

      [1]姬乃軍.關于“金瓶梅”作者問題的重新思考[J].延安大學學報,1995(2).

      [2]王巧林.解開《紅樓夢》作者的三大密匙[J].明清小說研究,2012(2).

      [3]竺洪波.四百年西游記學術史[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6:171.

      [4]孤往山人評注.西游記[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22.

      [5]李贄.李贄全集注(第十二冊)[M].張建業注.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0:1.

      [6]李贄.李贄全集注(第一冊)[M].張建業注.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0:144.

      [7]曹炳建.西游記版本源流考[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203.

      [8]朱一玄,劉毓忱.水滸傳資料匯編[M].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2012:135.

      [9]劉蔭柏.西游記研究資料[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678.

      [10]李贄.卷前自序[A].李贄.焚書·續焚書[M].長沙:岳麓書社,1990:1.

      [11]張建業.李贄評傳[M].北京:首都師范大學出版社,2018:243.

      国产精品自产拍高潮在线|偷窥盗摄一区二区|亚洲精品无码午夜福利中文字幕|精品熟女少妇av免费久久
      <table id="pivur"><center id="pivur"><source id="pivur"></source></center></table>
    2. <track id="pivur"><ruby id="pivur"></ruby></track>

    3. <p id="pivur"><del id="pivur"><xmp id="pivur"></xmp></del></p>

        <acronym id="pivur"></acronym>
      1. <table id="pivur"><strike id="pivur"></strike></table>